河南快赢481任二真坑 > 光灵行传 > 第2587章 绝胜之于王骑 (四十二)

河南新快赢481开奖视频:第2587章 绝胜之于王骑 (四十二)

    第2587章 绝胜之于王骑 (四十二)

    "这是......光剑?"看到贝迪维尔手中这个莫名其妙的东西,罗根那边也在纠结中,不过他关注的重点有点偏了:"不对?;鹧孀槌傻慕H?.....[火剑]?也不对,咒术之火组成的剑刃......[咒剑]?听着好邪恶------"

    "这孩子在高兴。"迪斯蒙德看着贝迪维尔手中的火焰剑,煞有介事地道:"是因为找到了新的居所而高兴吗?有趣。"

    贝迪维尔皱眉:"这你也知道?别告诉我是用黑暗精灵的超听觉听见的。"

    "不,瞎猜的。"

    贝迪维尔白了迪斯蒙德一眼。

    "但至少证明了它能在[世界树之壳]内自由出入,不会迷失吧?"罗根又说:"好了,戒指还给我。"

    "好。"狼人青年老实把老法师的结婚戒指还回去。

    "所以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用?"因为没有听到之前贝迪维尔和罗根之间的对话,迪斯蒙德无法理解狼人青年现在做的这一切,他以为把咒术之火送进[世界树之壳]内只是某种实验。

    "再等等。"贝迪维尔答道。如果猜测没有错,不仅是咒术之火可以送进去,就连秘银流体也可以送进[世界树之壳]内储存起来。他马上就把咒术之火的颜色转变成冰蓝色,这个是它控制秘银流体时自发呈现出的颜色。秘银流体从贝迪维尔的各个纳物口袋里涌出,数量极其惊人,但一瞬间就被全部送进[世界树之壳]的内部,狼人青年突然觉得清爽了。

    他至少不用再被那堆烦人的流体纠缠了。贝迪维尔甚至有点期望这些秘银流体会永久地失落在[世界树之壳]的异世界之中,不要再回来了。

    可是------

    啪啦!

    又变成剑的模样了。这次的流体结晶构成的剑刃。

    "果然还是很像光剑。"罗根还在旁边嘀咕着:"不。冰晶一样的剑刃......[冰剑]?[晶剑]?因为是水滑石秘银流体,所以是[水滑剑]?[秘银剑]??"

    这家伙一如既往地,命名的品味差得吓人。

    不过老头多次提醒之下,贝迪维尔觉得这玩意还真的和光剑很像。[世界树之壳]本身就是一个长筒型的木质的柄,和骑士们使用的光剑的剑柄很像(虽然里面并没有光子反射镜、结界生成器之类的精密设备),而"?。⒃赱世界树之壳]内的咒术之火也可以变化出火焰和秘银流体的剑身。如果这还算不上是一种武器的话,怎样才算得上是武器呢?

    狼人青年于是挪了几步,朝没人的空旷的地方轻轻挥动了两下这把"秘银剑",结果它的剑刃果然和预料之中一样,在挥动的时候就会往外扩张,或者说是往外"洒"?;咏5牧Χ仍矫?,那一瞬间飞洒出去的秘银流体就越多,攻击的范围越远。而伴随着收剑的动作,洒出去的秘银流体会跟随咒术之火而移动,便顺势又回流到[世界树之壳]的孔洞内。

    攻击还是有少量延迟。这挥剑动作没有挥动实体剑时的硬朗感觉,也没有挥动光剑时的爽快轻快,反倒像是在挥动鞭子似的。结果这根本就不是"秘银剑",而是"秘银鞭子"吗。

    "话说回来,你那些秘银流体的硬度是可控的吗?"迪斯蒙德突然问。

    "嗯?可控......大概吧?"贝迪维尔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从得到这批秘银流体的时候起就一直只知道这些流体能像液体一样流动而已。在这之前他碰到的那些秘银流体怪物们,明明是能够用上形状更"硬"的流体。

    按照罗根的分析,大概是因为之前的[流体九头蛇]和[封印太阳]对打时,九头蛇身上涌出的流体被封印太阳的高热"精炼"过,变成了如今这种更具流动性,水银一样的流体。但它到底能不能变回来呢?比如说,用降温的手段让它变成更"硬"的流体水晶?

    "你就不要为难他了,让晶体从一种流动性转变成另一种,是炼金术的范畴。不管是靠这笨徒弟本身的魔术素养,还是靠他的咒术之火的能力,都处理不好炼金术吧?"罗根这话似乎是对迪斯蒙德说的,因为贝迪维尔一点都听不懂,"现在他能用秘银流体做出这种波浪一样软绵绵的攻击,就已经是极限了,莫再强求。"

    好想被彻底地小看了。贝迪维尔心里有点不爽。

    "也就是说只要精通炼金术,这些秘银流体可以随意变硬变软咯?"于是贝迪维尔追问了一句。

    "[秘银术士]。"迪斯蒙德突然说。

    "[秘银术士]?"

    "把[炼金术]和[动能魔术]修炼到极致,用操纵随身携带的[秘银]做武器攻击的术士。[秘银术]用好了就相当于手里拿了把千变万化的万能武器,问题是它很难用好------必须在战斗中一心多用,浪费大量的精力和专注力去塑造称手的武器。[秘银术]以前也是魔术的一个正统分野,但它因为难用而变得极其冷门,逐渐就被法师们认为是种邪道。"黑暗精灵少年耸肩道:"如今在象牙塔里好像也没有人再碰触这个分野了吧。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发表过这方面的研究论文呢。"

    "这一点倒是和咱们的[时间魔术]有点相似。"罗根摸着自己的胡子,有点感伤的样子:"明明在实战之中能发挥很强的效果,偏偏因为[太朴素]、[不够炫酷]而被唾弃么。"

    话题好像一下子就变得沉重了。

    话说罗根老头虽然是大.法师,但他所属的"时间魔术"的流派似乎很缺人?之前都不怎么见他的徒弟们来访过。这次他的助手迪斯蒙德好不容易带着神器过来一趟,说不定这个迪斯蒙德就是贝迪维尔唯一一个师兄?虽然罗根的[时间魔术]在法师协会那边是很冷门、很不受待见的流派,也是贝迪维尔的意料中事了,但真没想到它居然冷门到这种地步------

    "你其实不用考虑那么多的。走好你自己的路,用你觉得称手的招式术法,把你面前的对手解决即可。"罗根继续道:"魔术并没有好坏正邪之分,能让你打赢一场战斗的就是好魔术,能让你一直赢下去的就是好流派。你以前不是连[死灵术]都用过了吗?为什么还要对流派分野这种东西纠结半天。"

    话说回来[咒术]本来就被大多数人认为是一种邪道。接受了死灵咒术师加尔蓝的[死灵咒术]以后,贝迪维尔用的咒术更加是邪道之中的邪道。如今他在"邪道"的道路上又越走越远,连[秘银术]都用上了。于是贝迪维尔突然觉得一切真的已经无所谓了。

    "你还是个死灵术士?"于是迪斯蒙德看着贝迪维尔??戳艘谎勐砩媳鸸橙ィ海⒍?,抱歉。这个是真的无法接受。太恶心了。"

    "反正我就是恶心......"狼人青年甚至放弃了辩解。精灵们一般都主张与大自然和谐共处吧。在精灵族面前谈死灵术,说不定是一种禁忌。

    贝迪维尔又把所有秘银流体收[壳]中,把咒术之火转变会普通的火焰颜色。现在咒术之火总算乖巧下来了,只要狼人青年想的话,他可以让咒术之火完全藏入[世界树之壳]的内部,不露出半点痕迹。而如果他愿意,咒术之火也能从其中冒出,和[壳]一起变成火焰短剑的模样。

    火剑。该死的,罗根之前那没品位的命名在狼人青年脑子里萦绕不去,快要洗脑了。必须赶紧想个好一点的名字来把这没品位的名字冲掉。咒术......火剑......咒火剑如何?就用这个吧。贝迪维尔打定主意的同时也拿起手中的短?;佣较?。

    手感没变,和之前的[秘银剑]几乎一样,有点轻微的延迟,没有实体剑的硬朗,没有光剑的爽快,挥出去的火焰虽然能够好好地变成长剑甚至巨剑的长度,但一定会因为自身的惯性而中途弯曲。这样一来它根本不是火剑,而是"火焰弯刀"甚至"火焰鞭"了。总觉得咒术之火从刚才起就充满了"欺诈"成分,变出来的武器怎么总和贝迪维尔想象中的差了一截呢?

    "这个啊,大概没救。炼金术都救不了。"罗根嘲讽道。

    "调整一下火焰鞭的热力,倒是能够有效杀伤敌人的。"贝迪维尔嘴硬道。他记得以前咒术之火是可以使用很强力的结界把火焰束缚成像模像样的刀刃,用以杀伤敌人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反而用不出来了,说不定是那件神器在干扰咒术之火本身的结界成形能力?

    "虽然貌似需要很多的锻炼和磨砺才能把[世界树之壳]变成有实战意义的兵器,"罗根说,"但现阶段应该算是合格了。实验成功。[世界树之壳]从今以后就属于你了,收下吧。"

    "等等......"

    "老师你真的打算就这样把[世界树之壳]送给他????认真的??"没等贝迪维尔多说什么,迪斯蒙德的反应更为强烈,"不管它原本是什么,这依然是[象牙塔七宝]之一,是一世一代的至宝???!就这样把它交给这个......额......粗鄙的......咒术师?秘银术士?死灵术士???兽人??。?br />
    可以看得出他相当激愤,贝迪维尔已经错过了插嘴的时机,只能在旁静观其变。

    "这样做等于激怒了法师协会,整个象牙塔的法师们都不会放过他??????"

    "不完全是,笨徒弟。"罗根却笑道:"没有首席大.法师的许可,你当初是怎么把它从象牙塔里带出来的,回想下?"

    "嗯------"黑暗精灵少年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他在藏宝室里取出这件宝物的时候,好像确实没有受到阻拦。

    他于是机灵地用模棱两可的语气疯狂试探:"老师你和首席大法师难道有什么协议吗?这是,嗯,另一场实验?"

    "你可以这样说。"罗根笑得更欢了:"[概念宝具]的塑造已经完成,这东西是象牙塔内一群法师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把它从一件普通的[凡物]塑造成[不可破坏的概念宝具]。

    ------这足以证明,只要[集团无意识]的力量足够巨大,[凡物]也可以变成[神器]。

    这个阶段的实验可以说是相当成功的,但也就仅此而已。继续把它留在藏宝室里没有任何好处,只是骗走更多蠢蛋法师的金币而已。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它参与实战,作为一件有实际意义的[武器],在历史上登场。"

    这群老谋深算的法师们到底都在下一盘怎样大的棋啊。贝迪维尔越是细想越是觉得害怕。

    罗根笑看贝迪维尔:"你什么都不用着考虑,坐享其成即可。宝物是你的,好好利用它吧。而当你把它用到得心应手,这件武器被世人所熟知的时候,它,可能会再次[进化]吧。"

    [会进化的概念武装]吗。贝迪维尔吞了一口唾沫。虽然他只能听懂一半,但仍然觉得好兴奋啊。

    "那么,"贝迪维尔下意识地收起这件宝物,把它塞进纳物口袋里。

    "等等,不可以放------?。⒌纤姑傻铝ψ柚?,但已经迟了。

    哗啦啦啦啦啦!------存放在同一个纳物口袋里的武器顷刻间从坏掉了的纳物口袋里一齐涌出,散落在地。贝迪维尔的月神钢弯刀落地时哐当作响,而钨龟舌鞭子也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另外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纳物口袋直接坏掉了,而且是损坏到完全没法用的地步------只因为贝迪维尔的一个误操作,把[世界树之壳]放进了纳物口袋里。造价昂贵的纳物口袋,就这样被简简单单的一个误操作,弄!坏!了??!

    "[世界树之壳]会吞噬其他亚空间(其实是亚空间往[世界树之壳]内流失),你把它放进纳物口袋里当然会弄坏口袋。"罗根似乎早就预见到这一切,如今正恶作剧般冷笑:"这件武器只能随身携带,不能放进任何用亚空间构造的口袋里。"

    "好麻烦啊......"贝迪维尔情不自禁地露出嫌弃脸。

    //www.rl34.com.cn/guanglingxingchuan/35603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河南快赢481任二真坑 www.rl34.com.cn。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rl34.com.cn
428| 510| 484| 971| 655| 49| 399| 467| 25| 580|